闲言碎语

快乐工作,快乐生活! obnehc @ gmail.com
稍候可搜索本站......

需要回忆8月的第一天。
我记得那天上班晚了一点,先是把移动的手机号携号转网到电信。这样我在电信下面有四个号码了。我自己用两个,给冉冉储备了两个。反正每个月一张副卡的成本只有一元钱。
然后,在上班的路上,非常通畅。
那是一个周一啊。让我误以为是不是这一天武汉有许多新修的路通车了,所以如此通畅。
可是,到了下班的时候,才发现,我想多了。

为下面的歌词砰然心动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借我 - 谢春花
  词:锦屏
  借我十年
  借我亡命天涯的勇敢
  借我说得出口的旦旦誓言
  借我孤绝如初见
  借我不惧碾压的鲜活
  借我生猛与莽撞不问明天
  借我一束光照亮黯淡
  借我笑颜灿烂如春天
  借我杀死庸碌的情怀
  借我纵容的悲怆与哭喊
  借我怦然心动如往昔
  借我安适的清晨与傍晚
  静看光阴荏苒
  借我喑哑无言
  不管不顾不问不说
  也不念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曾经,这些我都有。
借我了,我又还给他了。
我又赚到了什么呢?
多少人,一直在借。花光了,还只是要借。
殊不知,上帝就借你一次。

改装了一下汽车音响。
于是最近沉迷于各种发烧音乐。
还是落到了网易云音乐。
在surface里,既可以使用桌面程序,也可以使用win10的程序。觉得还是win10的程序经过优化。
主要因为,如果不是各种神奇的评论,我甚至有可能听不懂那些歌在说些什么。

有一句话,我深深记住了:
文字能说得清的事,音乐也可以表达。但是,音乐表述的事与情,文字可以吗?

六月来了。
轰轰烈烈地来了,以一场需要休假以陪伴冉冉过节日的方式开始。
但,我却忘了我自己。直到月中才想起。

年年端午,今又端午。
以前,还经常有人祝福,端午节快乐。
现在,基本没有了,换成了端午幸福安康。
原因是,从去年开始,不断有人告诫,端午跟清明一样,是一个祭祀的日子,不适合欢乐,不适合高兴。
清明好懂,毕竟是悼念亲人的传统“佳节”。端午,我实在搞不懂,谁要求我们必须凄凄凄哀哀的了?!好好的划龙舟,好好的吃粽子,都是挺欢乐的事。
有些人就喜欢跟风。
没文化的人生怕自己没文化,所以也就跟着安康起来。并且可能装着自己很有文化的样子,教导和纠正别人不要“快乐”要“安康”。

立夏了。 一年差不多又快过去一半了。
------------------
腾讯微云,充分地展现了中国无耻公司的嘴脸,把10T以上的空间突然变得只有10G。
幸好,我此前选择了一个不那么无耻的百度云。这并不是我英明,纯属运气而已。我不觉得百度骨子里比腾讯好到哪里去,在流氓程度上,只是50步和100步的关系而已。

2月初的一个订单,里面有许多书,其中一套是给冉冉的。后来我一时兴起用手机看以往的订单,对这一套书完全没有印象了。于是打电话给亚马逊客服(手机APP上填一个我的手机号码,他们打过来,这应该会省一点我的话费,为这个小细节也点个赞)。
我说,该订单下其它的书我都收到了,偏偏没有收到那一套儿童书。正好那次投递我没有亲自签收而是请小区代收点转投的。我的怀疑是,分两个包裹投递的吗?
客服说,是同一个包裹。
我就怀疑可能那套书没有装进去。
于是客服就给我退款了。
挂了电话,没过几分钟,我在冉冉的书架上看到了那一套书。
然后再打电话给亚马逊,要求撤销前面的退款。第二次客服(换了个男声)说前面的退款还没有处理。
但是深夜的时候,收到支付宝的退款消息。
于是今天我又只好再打电话。
……
能这么爽快就退款的平台,我觉得,就算他后面乱收我的钱,我也会放松戒备。

就像月经一起,这一次,来得有点晚。
我只是忙忘记了。
蛙声,说好的蛙声呢?
冉冉从麓山郡捉了一些蝌蚪过来,放在小区里面的小池塘里了。
它们会长大吗?

有人在LinkedIn更新工作,我被提醒有一个他到了一个新的位置。
对我来说,仅仅是物理位置的不同。
六年,我一直在一个地方。
今天终于折腾到一个新的地方了。
忐忑不安,并且有一些不情愿。同时也有另外一些憧憬。重新回到一种正常的状态,并且可能是全新的。
对某些人的恨达到无以复加的地步,对另一些人的爱也增加了。
试着去减弱这些仇恨,宽恕别人其实也是宽恕自己。试着爱更多的人。

本帖是为了完成任务。因为三月已经如此隆重如此深入地降临了,而我至今没有纪念一次,太说不过去了。
昨夜,以及现在,我听到了蛙声。
如果我死去,请把我埋葬在蛙声里。稻花香里说丰年,听取蛙声一片。
诡异的是,我常常记得我靠研究生的那些日子里,也是可以听到蛙声的。那应该是阳历的一月初。

三国演义,第十回,李傕、郭汜让曹操和鲍信一起去收拾青州的黄巾军。
讲到这里时,冉冉说,鲍信不是死了吗?
我好像也有这么一点印象。
因为中间有接近两周,因故外出而中断了讲故事,所以,鲍信的事,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了。我已经完全不记得了。
再回头往前看,第五回中,鲍信怕孙坚抢头功,于是私自率军去打董卓,败,并且死了一个人,是他的弟弟鲍信,而不是鲍信。
不得不佩服冉冉的记忆力。每天讲半集到一集三国演义,这些细枝末节的人物她还能记得。
我于是跟她重新回顾,当时死的不是鲍信,而是他的弟弟。
你知道是谁杀了鲍忠吗?
冉冉说,是华雄。
这已经超出我想象了,我如果不是翻书去回顾,我已经忘了是华雄。
至于是谁杀了华雄,那就太easy了,因为有关公温酒斩华雄的经典段子。

在失意的时候,快递告诉我新手机到了,还是有一些高兴的。
想想我还有钱任意地买手机,于是也没那么失意了。

眼看春节长假也就只剩下一个周末了。而新的一个月和新的一年又开始了。 往年这个时候,我一般是在总结寒假见闻。 现在也只徒剩唏嘘了。

2017,所谓一路有你之后约定要一起同行的年,已经走远了几天了,我才想起来应该继续发一个帖子刷一下存在感。 关于工作,关于生活,看开了许多。

全部文章列表

分类

声明

本博客系私人领地,奉行三不政策:不拉客、不拒客、不认帐。亦即:不对外宣传广告,不反对任何人的光临驻留,不承认偶曾在这里说过的话。

跟踪

最新评论

其它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