闲言碎语

快乐工作,快乐生活! obnehc @ gmail.com
稍候可搜索本站......

不是你什么书影响了你,而是你选择什么样的书影响了你。比如这本书,我一看它的标题就决定把它买下来。但是,我并不是在这里推荐它。相反,我觉得它是非常庸庸平凡的一本励志书。因为此前我几乎从不买所谓的励志书,所以我也强烈地不推荐这一本。
只是,我是在告诉自己,用这样一句话。

所谓七月建党,八月建军,十月建国的,下半年已经过去很多了,发力得又如何呢?
今天把辞职申请交上去了。现在看到的都是正面的文字,都能给我力量。可能与人的选择有关。我刻意选择那些对我有激励的文字来吸收,而主动屏蔽了那些对我不利的文字。
CF也的确应该反省一下,像我这么有忠诚度的人为什么会离职。是不是真的走到了一个顶峰。我总是觉得像是荣国府一样:在极繁盛的时候孕育着危机。像音乐梁祝,在最缠绵最热烈的时候有一些低沉的锣鼓声,非常不祥。
但我希望这周围的人都好。而我要开始我的新生活。

七月过得太快了。我好像还没有来得及稍微停留一下。马上又得另开一个帖记录八月了。
这个月,还是有一些值得记录的变化。那就是,我可能不必小心翼翼地说话了。又可以回到一种张狂的气氛中。并且,有可能我需要亲自为自己“带盐”了。我要开始做自己的广告了。
终于决定离职。不知道这一步是对还是错。心中非常忐忑。经过了这么多波折。一直都是H在影响我。
决定之后的心情非常轻松。仿佛什么都可以不顾了。至少在这几个月是如此。
其实,在CF的大平台下,还是可以做许多事。而我都来不及一一去试了。我的虚荣心,使我完不成很多大事。性格决定命运。越来越对自己的性格不自信。同时庆幸还能混到今天这个样子。

重新回到blogger。
这有大半个月无法使用VPNSO了,今天决心尝试解决。我以为是这个网站发生什么重大的问题了。登陆之后发现什么事也没有。然后在chrome中换了一个SSLspeedy的代理站点,一切又都正常了。重新翻墙,感觉非常好。特别是,我又可以使用google搜索了。
不对比不知道百度有多烂。
问题是,除了百度,没有更好的了,如果不是翻墙的话。

我一直到现在,五月过了一半,才想起来我应该在这里记录一点什么。
这次,晚点了。通常在每个月的一号,我会想起是新的一个月开始。
今天要表扬交行。作为其白金信用卡用户,我第一次使用其免费的机场贵宾厅服务,贵宾的等级让我有些意外。好像比头等舱更头等一点。
所以今后准备都用交行了。

螃蟹在剥我的壳,笔记本在写我。
漫天的我落在枫叶上雪花上。
而你在想我。

每当我想起别人的时候,通常是在这样深的夜晚,我就想到这首诗。
我总是不厌其烦地想一再转发。
网上,对它的解读和赞誉也不绝于耳。
好就好在,一直到最后,都没有说我想你,而其实,是痛彻心扉地想你。
句子,有时候有这种神奇的力量,不需要太多,几句话,足够。

此刻,窗外,又是蛙声一片。

愚人节的时候没有第一时间更新。
感觉好像不爱了。:)
证明我还继续存活着。

三月。
证明我还在。
连寂静欢喜都不敢写了。

今天上班是被各种支付宝加好友的请求给占领了。但是我要为此点赞。不能全让微信一家独大了。这很明显是支付宝在要关系链。并且,要求各人出示真名姓。

新年了,合适总结的时候。
但是,越来越不想说话了。
日记,也是要靠提醒自己自觉,才能想得起来。
梦做得都很好,但是,状态不好。
要靠一点酒精的麻醉才能够愉悦。

又是新的一个月开始了。
这次不同的是,我并不欢呼雀跃我的流量满血复活,而是,我还有好多流量和通话时长没有用完呢。
新的一个月也是最后的一个月,工作的压力还是有的,怕完不成啊。
否则年都难过。

常常想,如果我有足够的权力,该如何设计一个高效并且民主的运行机制。
比如一个言论充分自由的实名制的BBS。比如它的域名就叫www.bbs.gov.cn
用户预注册,在3个月内需到公安局派出所登记实名,签一个网络诚信的协议书。手印。
法人或者是二级三级部门单位(比如高校的学院,或者某些学生社团),凭章,也可以到公安局进行登记。
这样,大家都可以自由地发帖,讨论。但是,必须对自己所说的话负责。
公司甚至可以藉此进行广告。或者公司新闻的发布。
那些污蔑的诽谤的,这些发帖的证据也都是有效的。
领导们,可以有双重身份,普通公民或者单位的相应的发言人。
每个人有一片自己的天空。大家可以灌水,写诗,暗恋,等等。
这样设计,主要是为了解决一个问题:上访。在这里发布就足够了。
扩展一个功能,即“@”,艾特某人就是提醒他看。
或者加强引用的功能。

这一下子都到了11月了。
本月我的主要任务可能是忙工作了。欠下了好多作业,包括一些费用报销之类的。
越来越觉得有做不完的事情了。也逐渐开始觉得工作思路清晰了。连发呆的时间都没有了。

冉冉最喜欢听的歌,是千年等一回。
因为,那里有一个长长的具体的故事,新白娘子传奇。
后来,发现,只要你给音乐配一个故事,那她就会喜欢听。比如白狐。把随便哪一个聊斋故事讲一下,她就会要求单曲循环听这首歌。
再比如白桦林。那是我们一起在承德坝上的某片白桦树下,我想到了这首歌,讲了,然后她就喜欢听这歌了。
因为特别难跟唱,所以,她定义这首歌是大人的歌,包括千年等一回和众多的儿歌,是她的歌(小孩的歌)。但是因为听得多了,所以冉冉也能跟据节奏哼出一部分来。
我曾经想过给每一首喜欢的歌配一段文字(是以有“声色”这个标签)。冉冉继承了这一点。

全部文章列表

分类

声明

本博客系私人领地,奉行三不政策:不拉客、不拒客、不认帐。亦即:不对外宣传广告,不反对任何人的光临驻留,不承认偶曾在这里说过的话。

跟踪

最新评论

其它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