闲言碎语

快乐工作,快乐生活! obnehc @ gmail.com
稍候可搜索本站......

继续说拉萨,零零碎碎。
★ 拉萨的英文是Lhasa。因为加了一个h,所以就不简单是汉语拼音了,这是标准的英语,呵呵。在这城市里,几乎所有的招牌告示都是汉藏英三语的。英语的普及程度,应该说是居各城市之冠。初,我觉得这主要是方便国外游客,后来,心里开始犯嘀咕了:是不是因为英殖民统治者在此呆过的原因?听说许多藏民也是懂一点英文的,就像懂一点汉语一样。当然事实是英语没有也不可能像汉语那样强势。
在亚宾馆,我无意中对一个女服务员说了句thank you,结果人家小姑娘也是条件反射地回了一句You are welcome。我想可能武汉一些四星级宾馆里的服务员都不见得有他们那水平,猜想。公汽(不包括中巴车:我猜想中巴车可能是私营的)售票员报站和指令都是汉藏双语的。估计许多政府部门的岗位要求也是双语的。
在此附带说一下武汉的一些双语报站公交车,比如583路,非常罗嗦:可能都到下一站了,他前面一站的指令还没报完。本来,原文汉语也够长的了(“请带好您的行李物品,依次从后门下车,开门请当心下车请走好。请走人行横道或者人行天桥……”如此等等,仿佛唐僧再世。而英文翻译又是逐字逐句的,并且每站都要重复一遍,所以有些司机直接掐掉了)。还有一些翻译不准,比如中南民族大学站被翻译为“Zhongnan Nationality University”。
成都的部分公交车比较好玩,应该也是双语的,先是用汉语说,某站到了,然后来一个Now,再重复此站点,并且站名不译成英文的(其实一般来说,站名没必要译成英文,也没有必要按老外们的习惯把汉语的音调去掉,统一成轻声或去声),然后又是一连串的汉语。所以,整个报站过程中就只有一个英文单词Now。除非,我的理解有错,比如说成都话里还有一个词的发音和单词now比较类似。
★ 我其实是专去体验什么是高原反应的。所以,在路上他们吃诺迪康(主要成份:红景天。小插曲:内地的诺迪康,好像也是西藏生产/监制的,但是价格比在西藏的还便宜,这让我觉得很费解)的时候,我坚持不吃。我对自己的身体状态还是比较自信的。但还是感冒了(lix听说我感觉了觉得不可思议:大热天的会感冒?)。
据说在拉萨,感冒了比较难办。时间拖长了会成肺气肿。我感冒了两次,或者说一次半。半次,是指在仙足岛(5号晚),我感觉是要感冒了,头昏,是发烧的症状,然后胡思乱想。如果说是高原反应的话,那也应该在前一天。但是前一天我甚至都洗澡了好像都没有太大的不适啊(守则说,进藏的头几天建议不要洗澡,怕供氧不足更严重。但是在火车上熬两天两夜实在让人很难对这条守则遵循)。那天我正好去布达拉宫了,我怕自己是触犯了神灵,或者无意中得罪了哪些大侠、仙人。不断忏悔。当时有许多想法冲击我,甚至有一种想法是跳楼下去(二楼,反正也死不了人)。然后努力捂汗(捂汗的方法很简单,你只要硬憋着一动不动就行了)。出了一身汗之后,好多了。然后感觉到同室的Xu不断地翻来覆去(次日他说,他感觉是许多刀斧在瓜分他的脑袋)。白天,发现L有轻微的流鼻涕。她吃了一些感冒药,好像就没事儿了。这种传染的担心影响着我,次日我又觉得我的症状有些明显了,于是我也吃了点药:“白加黑”,晚上却越发严重了。以至于越明日声音都变了。我当时觉得,可能是:1、那些所谓的感冒药先破坏我的免疫系统,然后杀死病毒,然后我再恢复免疫。原来我感冒了都是挺一挺就过去了,只不过在高原得了感冒不能拖,要想尽一切办法让它尽快好起来。2、会不会是沾染了别的不洁之物,或者真是得罪了冥冥中的谁?
战胜感冒,意志很重要。如果你觉得没什么事,好像真就没什么事了。我也不知道我具体是什么时候好的。也许从当我不去想它不去在意它的那时候起。

1 评论在此

  1. 禾草唐楷  

    游记就是要配照片嘛~~~陈老师的,还有陈老师一起去的姑娘的,还有风景的~~~

发表评论

全部文章列表

分类

声明

本博客系私人领地,奉行三不政策:不拉客、不拒客、不认帐。亦即:不对外宣传广告,不反对任何人的光临驻留,不承认偶曾在这里说过的话。

跟踪

最新评论

其它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