闲言碎语

快乐工作,快乐生活! obnehc @ gmail.com
稍候可搜索本站......

零零星星地说一些关于拉萨的事吧。
今天,有朋自远方来,请客吃饭,花了一些时间。晚上,奥运会闭幕,邀请两个还留在武汉的我比较喜欢的学生来家看电视。这闭幕式也没什么好看的。新闻插播完毕。
下面补充前一帖未尽文字:火车上。车厢两端顶上,LED屏,文字:“9祝您旅途愉快”。前面的数字是车厢号。后面的文字会有各种花样来变化,但是内容只有这几个字。为什么特别提这个呢?因为时间太漫长了,等得实在太无聊的时候,我努力想接受一点什么“信息”,这个时候就特别希望这显眼的LED字幕能有所变化,哪怕是广告也好啊。我从雁荡山回来之后总结的外出经验教训中就有一条:要带一本英文词汇在身边。这次,因为L是教英语的,所以,没敢造次。后来觉得还是应该带词汇的。并且,MP3的充电器忘了带。火车里,屡次想起至尊宝的话:晶晶姑娘,那可是真是漫漫长夜啊。
下面开始本帖正文。
★ 藏族人和汉族人在外貌上还是有很大区别的。基本上一眼就可以判定。我感觉藏族姑娘长得都好像是一个样儿:主要是指脸型。藏族女子,从小女孩到老婆婆,一般都着传统藏服,典型的特征是裙子下摆有一条一条的横条纹。藏族男性的服装渐渐汉化了,多数是西服衬衫或者休闲装,很少有着传统藏服的。
★ 我上文已经屡次提到的“八角街”,在地图上标明为八廓街。但是我数来数去,总是只见到七条边。我现在对那些小纪念品已经没有任何兴趣了。并且,也不需要给谁带纪念品回来。我在那里买了一顶帽子。来之前已经有网友提醒我:不要和当地人讨价还价之后却不买他的东西,否则他们会很生气,可能会惹出事来。所以,在逛八角街的时候,只是偶尔会问一下价,基本不还价,除非真心要买。那里,有一个摊子是四川汉人开的,他在向我们推销的时候说了句:生意不成仁义在。这让我们仿佛一下子找到了共同价值观似的。于是多驻足了一会,多问了下价格,也多还了些价。最后,还是面子薄的Xu买了一件他的小东西。Xu这个人,一听别人诉苦,他就心软,必会舍一点钱,照顾下人家的生意。他这样也算是一种拯救世界吧,呵呵。殊不知,那些诉苦的生意人,收入都比他高。
★ 不过,这个暑假进藏的游客真的很少。大家都怕恐怖轰击。这对我们已经进去的人来说,是大好事:哪里都不挤,到处都可以讲价打折。以八朗学旅舍为典型代表,标间去年卖160的今年半价了。
★ 做生意的好像是汉人居多。开餐馆的绝大多数是四川人。并且,除了川味,内地其它菜系在此鲜有身影。我们在拉萨呆的那些日子,除了有一次刻意去吃藏餐,有一次碰巧找到了一家清真餐馆,别的,都是四川餐馆,并且,老板都是四川人。
★ 据我们的观察,藏餐馆生意都不好。那一次藏餐,花了我们100块钱整,是最贵的一次。老板娘懂一点汉语,几个服务员(应该是其家属或者亲戚)甚至一句汉话都听不懂。那个烤羊排感觉没有熟,牛肉汤中的牛肉好像也嚼不烂。酥油糌粑其实就是一种糕点,好像也不好吃。
★ 我们没有喝到酥油茶。没有去藏民家里做客。我们在超市买了4度的青稞酒(也有40度左右的白酒,考虑到王和L,还有Xu也不会喝酒,就没有买),在另一个专卖店里买称了大半斤牦牛肉,回仙足岛在阳台上“大块吃肉大碗喝酒”,小王说,真是豪迈。低度的青稞酒其实相当于我们的米酒,不过,好像特别容易酸。离开拉萨的时候买了两听,8天之后在成都我就不觉得它好喝了(也可能是因为没有气氛了)。还有一听,昨天开封,但我怎么也没有喝完,可能已经变酸了,那个味道让人难受,想吐。在仙足岛的时候,旅馆里另外一个游客说,在附近某商店买到了假酒,是酸的。并且那商店不退不换。
★ 我学到了三个藏语词汇:阿佳(姐姐),突吉其(谢谢),古修哪(僧人)。
未完待续,主要是篇幅关系。

1 评论在此

  1. 禾草唐楷  

    这个游记是相当的长,相当的详细,陈老师的记忆力果然惊人,哈哈哈~~~

发表评论

全部文章列表

分类

声明

本博客系私人领地,奉行三不政策:不拉客、不拒客、不认帐。亦即:不对外宣传广告,不反对任何人的光临驻留,不承认偶曾在这里说过的话。

跟踪

最新评论

其它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