闲言碎语

快乐工作,快乐生活! obnehc @ gmail.com
稍候可搜索本站......

继续回忆西藏之行。我总觉得没有写完,心里惦记着这个事,像没有完成任务一样不踏实。
决定从川藏线回来,这也是一件很豪迈的事。在东措看到一些“帖子”,联系上了几辆车,经过若干对比和讨价还价,商定了¥1100/人的车费。
按“行规”,司机的吃住是我们包,并且有些旅店会免费为司机提供住。后面的6天中,实际上都是我们出住宿,没有哪一家给他免了。但是,我们住得也比较便宜。吃,算是一种协商,那司机还算照顾我们,没有领我们去很“豪华”的饭店。这里还有一个小插曲。回来的时候L没有同返,她去冈仁波齐了(经珠峰大本营)。但旅行社拼到了另一个女人,某水产大学的毕业生,在路上的第二天就和那司机搞到一起去了。于是本来只需要开两间房(一个两人间一个三人间)就够了的,现在为了照顾这对鸳鸯,得开三间,略略增加了一些成本。有几次那房子的隔音效果实在太差,那女人的叫床声就惊心动魄荡气回肠,这也算是沿途的一道“风景”。
车出拉萨,在司机的介绍下知道了格桑花。
然后对那些地名觉得惊诧起来。比如说有一个叫“墨竹工卡”的县。还有,在拉萨,有一个低星级的“亚宾馆”(里面有¥60的房间,不带卫生间),我觉得这名字很奇怪。我们命名很少用单音节的,还有像“八廊学”这样三音节的也比较少。注意到亚宾馆的英译是Yak Hotel,然后在一家买牦牛肉的店里知道Yak就是牦牛的意思:原来亚是音译。
第一天经过林芝,到鲁朗吃石锅鸡(这东西真贵,呵)。林芝有一个红绿灯。司机说这是川藏线几千公理路上唯一的红绿灯(后来其实康定也有)。他还总结出一个规律是:藏区的关卡习惯查身份证,汉区的关卡习惯于收费。的确如此,进入四川境以后,就渐渐地开始有“收费还贷”了。这也算是一中国特色。
在鲁朗吃完饭,开始下雨了。那里的雨果然是夜里下得多,白天少。此后的几天,白天的天气也一些很阴郁,在青藏线上常见到的那种蓝天白云很少。于是我们照相机里留下的美景也多少有些缺憾。我们决定冒雨去通麦,听说那附近有温泉。
后来知道那一段路是所谓的“天险”,是川藏线上最危险的路段。我们居然是在雨+夜中开过来的。我坐前排,当时很是胆战心惊。司机的技术还不错。顺便说他那个车,比较新。Logo是丰田的,还有一个hover标志,反正我对车没有研究。在联系包车的过程中知道丰田是很好的一个越野车品牌。后来司机亲口告诉我们,是假丰田,Logo是后来改装的。他说这话也是得意洋洋的样子:“不假冒成丰田怎么能把你们骗上车呢?”好像越野车都是丰田或者三菱的,从中我也知道了有4500这一个型号。原来我们呼唤的抵制日货,支持国产,看来操作起来还是不太方便的。
夜宿通麦。连被子都是潮的。
第二天经过波密。在到扎木镇之前的那一段路,我觉得是全川藏线最漂亮的风景。而川藏线被称为中国最美路线,可能也当之无愧。这一趟,我把山山水水都看饱了。觉得所有的风景可能也不过是大抵如此,细节上略有区别而已。我们擅自命了一些名,比如波密湾,波波河,呵呵。波密这个名字也真是好听。
路旁有很漂亮的房子,大红大绿(若按马未都的审美分层,大概属于艳俗吧,我认为)。林芝不愧“西藏小江南”之称,非常秀美,绿树很多,也很高。鲁朗的原始森林长得和神农架一个样。
会经过米堆冰川。我们花了5个多小时去爬这个“中国最美冰川”(中国国家地理杂志评出)。这个景点很值得一去,并且花费不多,¥50,学生半价。到了冰川脚下我才知道什么是冰川。但是,路途很艰辛。那些土堆很难走(我开始以为“米堆”之名,其实就是那些“土堆”。后来听说当地就叫早就叫米堆了,总之这也是一个比较好玩的名字)。因为能见度太高,所以,看起来并不远的冰川(有人说看起来不过十几分钟的路),实际走了很久。冰川正在融化。也许我们下次去的时候它就所剩不多了。冰上其实并不滑。我们还喝了几口“优质水源”(这和康师傅不同,是真的优质水源)的矿物质水。后来在康定水井子,也喝了几口“矿泉水”:当地人用水桶接回去直接饮用的。
在冰川,还远远地没到山脚下,我的相机没电了。明基的这款垃圾相机,突然没电的后果是镜头弹出来之后收不回去。这个设计真他妈八辈子有才。
傍晚到然乌。那然乌湖“光线”不好,所以,印象不是很深刻。在湖边(湖上)一个比较豪华的酒店吃饭睡觉,也没法细细体会出其美景来。第3天一早就离开了(并且,正如那水产大学的女人可能会深刻记忆一样,晚上我没睡好)。
然后到左贡。途中翻过了哪些山,我记不得了。山太多了。出了林芝,那山上的树就显得幼稚多了,也颓废了几分。
在左贡我“考察”了一下当地的网吧。主要是为了查一个电话号码,以Excel附件存于gmail的草稿中。但是当地网吧不允许有任何文件下载。还好,gmail内置了View as HTML 和 Open as a Google spreadsheet功能。于是我发送该草稿给自己,在Google spreadsheet中看到了该号码,并且联系上了。所以,大家一定要选用gmail(以及Google的其它服务)。但是对于设置了打开密码的Excel文件,它打不开。
左贡的县城是很长的一条街,像初中的动物学里介绍过的腔肠动物草屡虫。网吧离住处比较远。里面人也不多。据说西藏的学生八月份在上学(这正是学习的黄金季节,不像内地是因为太热了所以放假)。我注意到电脑里除了中文、英文输入法,还有一个藏语的输入法。旁边有一个藏族女孩子,开了语音和别人QQ聊天,说的是藏语,但是偶尔在文字框里输入的还是汉字。
然后经过大名鼎鼎的新都桥。当然这个地名我以前也是没有听说过的,不过是在小王等摄影师或者伪摄影师圈子中流传。在吉普车上看,没有任何漂亮之处(很可能得找一些公路外的角度看,才能显“摄影者天堂”之风采)。过了那座桥之后,我印象深刻的就是那段泥泞路,很长。
本来,川藏线沿途不断有骑自行车长途自助游的(在波密,还见到一个磕长头的朝圣者,这个前文已述),每一个人都让我感动。这是真正的行为艺术。让我在沿路一次一次坚定决心要在回武汉后买一辆山地车,有空了骑车去黄石。现在,车子是已经买了(上次“车祸”都没有阻挡我的决心),并且是比较便宜的那种。不知道黄石之行何时得以成行。要是有机会去汉阳或者汉口也就不错了。
下雨的时候我就很为那些骑车的人担心。在新都桥,我看到一辆货车后面,就立着一个骑车者和他的车。否则我估计他根本过不去:泥泞太甚,积水太深,过往车辆溅水甚高甚远。
好了,下面开始本帖的重点之一。
还是过新都桥一段距离之后,可能因为修路,总之是堵车了。好像“队伍”还比较长。一些人开始下车来上厕所,而正好路边就有这么一个公共有厕所,虽然条件非常简陋,见下图(如果没有这长长的队伍,如果没有正好出现的厕所,那忽然要大小号了,怎么办?其实很简单,不用谁教你,响应“大自然的召唤”就是了。就像在纳木措的时候一样)。
那个厕所本来是无人值守的,后来忽然冒出一个小男孩来,十好几岁的样子(见图),对每一个从厕所出来的人收费。我打开车窗问他:收费多少?他说一块钱,然后就把我当成潜在“客户”了,围着车子转了几圈,其实那时我根本“没那个意思”。司机接着警告说,不要撩他们,这是一帮小地痞流氓。我当时只对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厕所吃厕所这种现象很愤慨,倒不觉得这么小一个孩子能有多大威胁。
其实在前面,刚过金沙江的时候,在一个停车检查的关卡,就有人当着警察的面公然向从厕所出来的人收费,也是一块钱(每人次,并且是不提供卫生纸也没有事先告知的,收费者也没有任何标志或者手持什么文书文件,只在厕所外面守株待兔光等你出来)。
后来,那厕所旁边多出了一个女人(见图)。大概是见者有份,于是男孩的地盘被削减了一半,女厕由那女的分赃了。
然后我想拍一张照片,记录这个现象,于是成就了下图。那男孩见有人照相,匆忙走开。傍晚,闪光灯让那男孩明确知道自己被摄了。这时他走到我们车前,凶相毕露,要求我删掉照片(他也知道他不能被“记录”)。我说没有照他,不过是拍风景而已。他开始用其它的方式威胁,再加上冷言冷语,这个时候我就不小看他了:这不是一个男孩,这是一个凶狠的地痞。司机说,早就叫你不要撩他们,警察拿这些少数民族都没办法。然后,我的同伴建议我移开放在车椅后背口袋的手机相机,怕被他抢了。那小地痞把头靠在车窗上,司机也不敢把车窗关了。他提出的一种和解方式是我们把车内的零食给他,原来刚才围车转几圈还是有所“发现”的。我们不同意。掏出一毛钱来给他(在拉萨,我们习惯了这种施舍),他拿正眼也不瞧一下,不屑地说:才一毛钱。僵持了一会儿,他抖了一句狠话,“你们等着”,走了。那临走的姿态绝对不是怏怏而归,而是发奋图强待东山再起。估计他是去搬救兵找大人了。我们赶快把车窗关上。开始担心会发生什么“事故”,闹出“民族矛盾”就不好了,这些“苍蝇”还是少惹他们的好。好在没多久,队伍开始朝前蠕动了。不禁庆幸起来,并且心有余悸。

后来司机讲,曾经的故事是,有一次他应游客的要求把车开着路旁的一个小山坡上,也不过是去看风景。这时来了两个藏民,说他们的车碾坏了他们的草场,要赔钱。开价5000,经过若干争论和讨价还价,出了200。遇到这种敲诈勒索,只能自认倒霉。

4 评论在此

  1. GG  

    似乎还蛮有味道啊,羡慕……

  2. 贾岛猫  

    像怨妇

  3. Chen Bo  

    楼上的假猫,你好不容易留个言,居然是在攻击我!
    我仔细回味了一下本帖,好像怨妇味道不是很浓啊,只是有一点点一点点,哈哈哈

  4. GG  

    谁呀,这样说别人,原来不是人,是猫~

发表评论

全部文章列表

分类

声明

本博客系私人领地,奉行三不政策:不拉客、不拒客、不认帐。亦即:不对外宣传广告,不反对任何人的光临驻留,不承认偶曾在这里说过的话。

跟踪

最新评论

其它文章